朱桜 ないの

=奶诺。
ES/梦间集。kn/ts中心
司司♥凛绪♥狮心♥玉箫
喜欢归一

看完追忆剧情心情复杂……莫名想到了仓木麻衣的time after time。整理了下翻译,还是比较生硬。

能和你相遇这件事,已经实现了我的梦想😭

诈尸。还是很激动地想推荐一下三浦大知的the answer,好听,歌词非常适合栗毛了⁄(⁄ ⁄•⁄ω⁄•⁄ ⁄)⁄

奶诺不会拍照系列。
运动会膝盖摸鱼,所以衣服和透视都有点错(不是理由

最近研读(bushi)es小说觉得外貌描写毒性很大就挑着ts抄了一遍wwwwwwww
昴哥是阿帕奇晚霞,北北是鸟水的土耳其蓝,游困是竹林,毛是红叶。
抽到了毛吧唧,肉眼可见的偏心。

【凛绪】协议卖腐(2)

*雷文慎,雷文慎,雷文慎
*还是没卖腐,有ooc,夹带私货
*作者系相声学徒出身,不是正经文手,做好心理准备
*还是欢迎捉虫

******************************************************

       我已经是个呆毛了呀。

       接下来的会议中真绪完全不在状态,身上那种生无可恋的气场简直让人心疼。解决了卖「chu」腐「mai」人「dui」选「xiang」这个主要问题之后,会议终于步入正轨。

       knights和trickstar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商议活动还算是轻车熟路,但是会议结束、大家走出校门的时候,天色也有点暗了。

      『阿绪,加油~我们看好你哦☆』明星揉揉真绪的头发,发出爽朗的笑声,然后擦肩而过。

      『拜托衣更君了!谢谢你帮我摆脱泉前辈!』真甚至是有点激动地双手握住真绪的手猛摇,然后擦肩而过。

      『辛苦你了,衣更。』2A老班长北斗拍拍真绪的肩膀,表情严肃而真诚,然后擦肩而过。

       你们不如和那边那四个组个新组合叫卖队友seven好了。

       衣更·苦劳人·straight·真绪苦兮兮地点点头,原地等着同路的幼驯染过来一起走回家。真绪随手掏出手机,有一条刚刚收到的短讯。署名是杏。

       真绪有点无奈地笑笑,点开查看。

      「鸣上前辈已经和我说了,是衣更君和凛月君接受了我的不情之请。谢谢,其实我心里也有点忐忑,毕竟是第一次尝试呢。」

       一个重物轻轻压到背上。凛月很自然地把下巴搁上真绪的肩膀:『诶~是转校生发来的呀。那孩子还真是过分呢,给了真君这么艰巨的任务,真君都要委屈得哭鼻子了。』

     『过分的是小凛才对吧,超帅气地答应了他们,结果把我也拉下了水。明明比我年长。』

     「嘀」,又一条短讯:「凛月君我不太担心,但是还请衣更君去网上查阅一些……暧昧的资料,会有一点帮助。」

     『呵…』凛月轻轻嗤笑了一声,被嘲笑了业务不熟的真绪面无表情。热气吹得他耳朵麻麻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有点痒。

     『这种事能懂才有鬼吧!!』

       回到家时父母都已经出门了,对此习以为常的真绪很匆忙地吃了为他留的那份晚饭就回了房间。干嘛?听杏的,查资料。虽然他也不知道「相关资料」怎么查,但是实践总是没错的。

       男子高中生衣更真绪身上有种天生的责任感和老妈子气质,一边害怕麻烦一边自找麻烦,答应了的事一定要兢兢业业做到最好,解开了心结也改不了。这次他更不能辜负亲爱(重音)的队友们和producer的期望。
      
       但是当他尝试着搜了几个「BL」、「腐」之类的关键词戳了几个链接以后,真绪动摇了。好多。怎么会这么多?!

       头一次淹没在腐海里的straight毛昏头转向地点了一个看上去散发的恶意不是那么强烈的,感觉好像是最近看的一本漫画的同人。然后他就看见男主和他青梅竹马又相爱相杀的男二抱在一起,舌头狂甩对方嘴唇。

       真绪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说到底为什么女孩子们会喜欢看两个男人搞来搞去的呢?难道粉红的少女漫画已经满足不了她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了吗?难道包括杏在内的女孩子心里住的不是公主而是糙汉??

       衣更真绪打算做最后一次挣扎,当他睁开眼睛的一刹那,突然感受到了空气中一丝怪异的气息。

      『……嘿哥哥!』

       网页太多来不及关!真绪大惊失色,站起身就去挡电脑屏幕,故作镇定地看向突然出现在背后的妹妹。

      『啊是小麻衣啊,今天社团活动这么早就结束了吗?』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诶——平时老实的哥哥也会看些血气方刚的少年看的东西啊?』呵,这都天黑了老哥,扯淡也得有个度啊。

      『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我忙正事呢,小麻衣也是,快回房间学习吧?』麻衣,你是我哥了,快点离开这里吧我求您了!

      『别害羞别害羞,青春期少年的正常需求嘛,我懂我懂!我不会笑话你的,让我看一眼就一眼——』少女表现出了超强的行动力,怼住哥哥就开始张望屏幕上的东西,真绪疯狂挣扎,『哈哈哈哈哈!别想……』

       麻衣突然停住了,真绪眼前一黑。

       屏幕上赫然是两个男人拥吻在一起的画面。两个男人。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拥吻在一起。

      『哥哥……这……』这我就不懂了!!

       她知道哥哥有看少年漫画的爱好,没想到他私底下竟然是这种想法,不对,她阳光向上清新正直的哥哥不会干这种事的,肯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是不是那个朔间家的朔间凛月引诱你看来腐蚀你心智的!我就知道,他肯定暗恋你很久了!哪有幼驯染高中了还要人背着上学的,我冲你撒娇他还趁你看不见偷偷瞪我!』

       虽然出现了莫名的偏差和误会,可为什么连对象都一下子猜对了啊!

       衣更真绪:『不是这样的,麻衣你听我解释。』

       真绪娓娓道来,把自己今天被producer强行留下、惨遭队友背叛朋友出卖、最终和凛月沦为卖腐计划牺牲品的遭遇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讲到动情之处眼角还微微泛着泪光。

      『咳咳,总之,这个也是计划里熟悉工作的一部分,我和小凛真的真的没什么。』

       衣更麻衣:『我觉得哥哥这个谎撒得十分好,逻辑严密,想象丰富,感情真实,甚至还多了些细节在里面。』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唉……总之麻衣,这件事就我们两个知道,不要告诉爸妈。』没法解释了,毕竟我也一时半会没能接受这么离奇的剧情发展。

      『行吧,我会很坚定地站在哥哥这边的。条件是哥哥得给我拿一张你竹马的签名照。别慌,不和你抢,我闺蜜是他的迷妹。』

       见真绪松了口气似的点点头,麻衣接道:『不知道哥哥打算什么时候出柜?』

       我不出柜,你出去。

       最后资料也没查成。这天晚上深受打击的真绪做梦了。梦里,他越过荆棘斩杀恶龙,终于来到了公主的床前,当他正准备吻醒睡梦中的美貌公主时,公主那张朦胧的脸变成了凛月的脸,好吧确实很美貌。

       公主自己睁开了酒红的眼睛,环上真绪的脖子,在他耳边吹了口气,以一种非常熟悉的男声和声调道:“真~君。”

       衣更真绪吓醒了。不知道凛月的粉丝会怎么想,反正对他来说这肯定是噩梦。

TBC.

*谢谢各位的热情关照,作者真的是雷文写手
*初入凛绪股的小伙伴谨慎了,小心角色理解偏差。妹妹采用的名字是eg中毛的原型mai,其实作者也不是很了解(×)

【凛绪】协议卖腐

*或许是个扩写的段子
*还没卖腐,或许是ooc大戏,时间线比较迷
*真·圆桌骑士
*欢迎捉虫

**********************************************************

       『总之,虽然很可惜小杏没到场,但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啦♥』岚折好企划书,俯身推到圆桌中心,坐回坐垫上。

       会议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knights和trickstar自从「DDD」一战就成了宿敌般的存在,私底下关系还算融洽,但联合演出一上台就剑拔弩张,就算不是对决也像是撕逼一样地抢风头。

       偏偏……粉丝们还特别吃这套,台下狂乱的打call声和震耳欲聋仿佛要背过气去的欢呼能让人产生身处undead场的穿越感。粉丝的小调查和来信提到最多的就是:『请问knights和trickstar什么时候联合活动呢?』

       所以近期两队的联合演出又提上日程了。

       杏的企划还是一如既往的才华横溢,表现出了一个日渐成熟的producer应有的素质。

       问题是出在了最后附带的一张便条:『我希望在这次活动中加入新的元素。请两队各挑一人配对,然后在这段时间里,系列live和有粉丝的场合中,做出一些暧昧的举动。』

       两个,「大男人」,做出一些「暧昧的举动」。超吓人的好吗,说得再委婉也非常不对劲吧?!似乎是越来越不懂转校生的想法了?!
      
       其实梦之咲学院的偶像经常被黑子们吐槽靠卖腐来赚人气,对此大家或多或少也有了解,但事实上或许真没这回事,live上挥手示意、被抓拍到一起上街之类的,只是平常的事而已。

       ……谁会想刻意还用力过猛地做这类事啊!

       『我相信杏的直觉。回应大家的认可,作为队长我也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北斗打破寂静道,『月永前辈。』

       『月永前辈。』

       『月永前辈。』

       『你谁啊你——inspiration被打断了!伟大的妄想化作泡影!呜哇——这个人也是那个人也是……』只有脚搭在桌沿的leo一个挺身坐起来,气冲冲地和北斗对视,『……啊等等不要说!我认出你了!是梦之国的王子殿下吧你,你的公主和恶龙都还好吗♪快记下来快记下来♪』

       北斗抱着臂冷漠地看着leo一仰头又躺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们考虑另一种可能性吧。』

       『朱樱一族的子弟并不应该做这种事,但如果这是哥哥们的期待的话,我……我义不容辞……』司瑟缩着说,眼睛里分明有泪,不由得让人生出一丝同情。

       『你还小,轮不到你,这种事让我们做。还有别装乖巧。』司一下子平复了,泉接道,『超~烦人的啊,可是身为高人气的前辈,还是得由我来……』

       游木真:『如果让我和泉前辈配对,我现在就从knights活动室的窗户跳下去。』

       『诶……?!游君、我这可是关心你啊?!』泉没想到会是这么残酷的答复,像只炸了毛的猫。

       『我是绝对不同意让阿木再受伤害的!』明星回忆起什么,很激动地抗议道。

       『可真伤脑筋啊,不如,就让人家和小昴流一起吧?』
     
       北斗皱了皱眉,言道: 『似乎可行。』

       『呜哇为什么啦?』明星选手闻言陡然一惊,一拍桌子向前跪坐在了坐垫上,抖抖抖地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向对面笑得花枝乱颤的人,『为什么这种事情要我和他来做啦小北?』

       『啊啦讨厌♥别这么见外嘛小昴流,人家可是超~喜欢可爱努力的男孩子的。更何况那边那个孩子可是完全不乐意和泉配合哦。』

       岚冲明星眨了眨眼睛,明星有点崩溃地哽咽了一下,悄悄伸手拉了下北斗的衣角。

       北斗视若无物,继续道:『鸣上自不用说,身为当红模特已经集聚了相当的人气;明星虽然是个呆瓜,但根据反馈来看也很受女性欢迎。他们的组合或许能达到杏的期望,戳到萌点之类的,抱歉,我对现在很多粉丝的想法和用语也不太理解。』

       司觉得还是赶紧转嫁危机不要再引火上身来的好:『……啊,似乎是个优秀的decision呢。』

       忽略掉末子稀落的掌声和极力掩饰却还是流露出来的幸灾乐祸的神情,这句话好像还有那么点点说服力。

       并没有。明星当即决定自己解放自己并爆发出了智慧的闪光:『小北你这个想法可是很危险的,我和阿鸣,身高差不大不小,发色瞳色相差不多,外貌上就没啥匹配感了,爱好也没关联,更何况我们可是不同班的呢,感情也没啥基础啊。哪里比得上青梅竹马的朋友。』

      突然变得很懂的明星义正辞严地为自己辩护,说到最后也没了底气,小声地补上一句示意边上的真绪好兄弟帮帮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说完,他愣住了,大家也愣住了。露骨的目光聚焦在衣更同志身上。

       毛被看毛了。

       衣更真绪此时此刻其实是不用出现在这个会议上的,他这段时间为了学生会的琐事忙得焦头烂额,想趁着近期没有live休息一下,和其他队友也打了招呼,但是拾掇拾掇准备回家的时候被producer拦住了。

       『衣更君拜托啦,虽然过意不去,但我希望这次trickstar和knights联合活动的会议讨论中也有你的想法。』杏合着掌,表情恳切。

       被依靠了这么多次,也不差这一回吧。这么想着真绪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knights里还有一个人在。
      
       虽然他现在十分想把那个时候不知天高地厚世事险恶的自己掐死就对了。
      
       『哇阿绪——你和凛月是幼驯染~来着对吧?关系一定好的不得了吧☆』不好意思我们是纯洁的友情,昴流可不可以不要用那么暧昧的语气说话。

       『衣更君和凛月君身高也差不多呐,作为偶像走的也是截然不同的风格,好像还挺般配的。』谢谢啊真,或许我长得比较好看,和谁都比较般配。

       『啊啦♥话说小凛月会弹钢琴哦。』『是的,我还清楚地记得上次凛月学长和衣更学长的cooperation。衣更学长的吉他也很出彩呢。』小凛你快点说句话吧,你的队友要卖你了。

       你的「幼驯染」已趴在桌上不省人事,请稍后联系,谢谢。

       真绪快哭出来了,这个时候倒是清醒点啊祖宗,我们的贞洁都要不保了啊,小凛对不住了,这是为我们的清白大业着想。心一横,真绪放在桌下的魔掌悄悄伸向凛月的大腿,狠狠地掐下去——

       『哎呦!』『啊!』真绪和泉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两人目光相接的瞬间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银发蓝眸的模特学长有些尴尬地臭着一张漂亮的脸,恼怒地别过头去,真绪把手藏在桌面下面狂揉。靠,快青了,看不出来啊那个人,手劲也太大了吧。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游木同学打了个寒噤,把自己往北斗身后又缩了一点。

       『小凛你快……』真绪慌张地转过头,却对上了一双没有任何倦意的、暗红的眸子,一时有些发怔。

       凛月慵懒地支起身子,柔软的发丝有些散乱。

       『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

       『我没有睡觉,因为之前睡够了,只是趴着休息一会儿而已,不太想介入讨论无端地消耗精力。』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就敲定我和真君来做吧。』
      
       四面八方投来看救世主的目光。

       凛月的手伸到桌下,轻轻揉了揉真绪小臂上被掐得红肿的地方。好疼。真绪想,但是身子僵得没法动,有种被全世界背叛了的感觉,难受,想哭。
 
       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阳光向上清新正直的男子高中生兼偶像,衣更真绪,头一次有了自己笔直的人生要完蛋了的预感。

TBC.

【凛绪】二十字微小说三十题

※老梗。脑洞主要来自黑白乐队仲夏剧情。
※欧欧西大概是有的,文笔大概是没有的。
※不要数了,应该都超过二十字惹(咸鱼式挺身
※凛月对真绪的称呼采用“小真”,有错误欢迎指正
※这位转校生还撑得住吗?
※那就开始吧——

Adventure(冒险)
“我叫衣更真绪,能和我一起玩吗♪”
“……好。”

Angst(焦虑)
这样的晴天,那个人是受不了的吧。
“阿绪,集中,集中☆”

Crackfic(片段)
树荫下的黑发孩子宛如一个精致的偶人,真绪第一次看见那样荒芜的眼睛。

Crime(背德)
明明是幼驯染,明明是最重要的朋友,明明……是他一个人的所有物。

Crossover(混合同人)①
面对这个档案外的s级吸血鬼大概是没有胜算的。真绪握紧了手枪。

Death(死亡)
只是个人类而已啦,小真他。凛月攥紧衣领,泪水还是流了下来。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所有人都觉得这对幼驯染成为恋人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Fantasy(幻想)
小真穿女仆装的样子。
“小凛你从刚才开始就在笑什么?!”

Fetish(恋物癖)
凛月抚上鬓边,轻轻勾起唇角。他的发卡。

First Time(第一次)
真绪认命般地转身蹲下来,殊不知背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Fluff(轻松)
“小凛困了吗?大腿还空着哦。”
“第一次这么自觉呢,小真。”

Future Fic(未来)
那里可以没有聚光灯,没有人群,但不可以没有衣更真绪。

Horror(惊栗)
细菌兄长意外热络地环过小真的脖子,揉了揉他的头发。

Humor(幽默)②
“他怎么生气了?”
“他怎么又生气了?”
“不,小凛你听我解释……”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眼角的舔舐试图把疼痛和泪水一起抹去。

Kinky(变态/怪癖)
“衣更同学不热吗?”
真绪摇摇头,有些愠怒地摸了摸颈后的牙印。

Parody(仿效)
做不到啊,像一个『正常人』那样『正常』地生活。

Poetry(诗歌/韵文) ③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Romance(浪漫)
“很甜吧?”
“嗯。”舔干净对方的手指,视线却没有从那张笑脸上离开。

Sci-Fi(科幻)
皇牌特工失格了啊——
真绪无奈地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大麻烦。

Smut(情/色)
他似乎热极了,撩起球衣擦汗,猫一样的眼睛微微湿润。

Spiritual(心灵)
拥住少年的那一刻世界都失去了声响。
此心安处是吾乡。

Suspense(悬念)
“在这个舞台上来一场认真的对决吧。”
“听起来不坏。”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那个酒红色头发的孩子挂着一身的书包,摇摇晃晃地走在坂道上。

Tragedy(悲剧)
他渐渐老去,而他年轻如初。

Western(西部风格)
“这样可是成为不了出色的牛仔的啊——”真绪勒马回头示意。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小真好慢啊——”无视掉路过女生躲躲闪闪的眼神,倚墙的少年打了个哈欠。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转校生这个样子,总让我想起小凛啊。”
“转校生和小真很像呢。”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朔间同学,请醒一醒!啊,真是的——”
这个人怎么这么吵,凛月倦怠地翻过身。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宝贝儿,学生会的事情那么忙就不要管了,能有我重要吗?”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杏撑着膝盖大口喘气,撞见两个好友拥吻在一起的情景让她克制不住夺门而逃的冲动。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衣更同学少见地拜托我值日,那慌乱的样子大概又是青梅竹马跑丢了吧。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小凛,我,我不是不接受…再等等…”
“没关系。”
他学不会拒绝自己。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他疼得面色潮红眉头紧锁,眼底却仿佛盛满星辰。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小真你看,我点真绪的胯下时他会惊叫哦。”
“我觉得我们的友谊差不多走到尽头了小凛。”

END.

①注:吸血鬼骑士啪
②注:大概是乐队剧情里一直有种状况外直男哄女朋友的感觉(?!(不,这不幽默
③注:摘自东野圭吾《白夜行》。迎接这对幼驯染的不会是那样的结局。

只是摸鱼来的,第一次试着画水,画着画着发现留的位置不够了,不能扫也没描线,只好调了下颜色((创妹对不起qaqqqqqqqqqq
创妹新卡真好看。然后弓道部是掉线了吗(流泪
#拒绝巴比灰从今天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