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桜 ないの

=奶诺。
ES/梦间集。kn/ts中心
司司♥凛绪♥狮心♥玉箫
喜欢归一

【凛绪】协议卖腐

*或许是个扩写的段子
*还没卖腐,或许是ooc大戏,时间线比较迷
*真·圆桌骑士
*欢迎捉虫

**********************************************************

       『总之,虽然很可惜小杏没到场,但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啦♥』岚折好企划书,俯身推到圆桌中心,坐回坐垫上。

       会议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knights和trickstar自从「DDD」一战就成了宿敌般的存在,私底下关系还算融洽,但联合演出一上台就剑拔弩张,就算不是对决也像是撕逼一样地抢风头。

       偏偏……粉丝们还特别吃这套,台下狂乱的打call声和震耳欲聋仿佛要背过气去的欢呼能让人产生身处undead场的穿越感。粉丝的小调查和来信提到最多的就是:『请问knights和trickstar什么时候联合活动呢?』

       所以近期两队的联合演出又提上日程了。

       杏的企划还是一如既往的才华横溢,表现出了一个日渐成熟的producer应有的素质。

       问题是出在了最后附带的一张便条:『我希望在这次活动中加入新的元素。请两队各挑一人配对,然后在这段时间里,系列live和有粉丝的场合中,做出一些暧昧的举动。』

       两个,「大男人」,做出一些「暧昧的举动」。超吓人的好吗,说得再委婉也非常不对劲吧?!似乎是越来越不懂转校生的想法了?!
      
       其实梦之咲学院的偶像经常被黑子们吐槽靠卖腐来赚人气,对此大家或多或少也有了解,但事实上或许真没这回事,live上挥手示意、被抓拍到一起上街之类的,只是平常的事而已。

       ……谁会想刻意还用力过猛地做这类事啊!

       『我相信杏的直觉。回应大家的认可,作为队长我也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北斗打破寂静道,『月永前辈。』

       『月永前辈。』

       『月永前辈。』

       『你谁啊你——inspiration被打断了!伟大的妄想化作泡影!呜哇——这个人也是那个人也是……』只有脚搭在桌沿的leo一个挺身坐起来,气冲冲地和北斗对视,『……啊等等不要说!我认出你了!是梦之国的王子殿下吧你,你的公主和恶龙都还好吗♪快记下来快记下来♪』

       北斗抱着臂冷漠地看着leo一仰头又躺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们考虑另一种可能性吧。』

       『朱樱一族的子弟并不应该做这种事,但如果这是哥哥们的期待的话,我……我义不容辞……』司瑟缩着说,眼睛里分明有泪,不由得让人生出一丝同情。

       『你还小,轮不到你,这种事让我们做。还有别装乖巧。』司一下子平复了,泉接道,『超~烦人的啊,可是身为高人气的前辈,还是得由我来……』

       游木真:『如果让我和泉前辈配对,我现在就从knights活动室的窗户跳下去。』

       『诶……?!游君、我这可是关心你啊?!』泉没想到会是这么残酷的答复,像只炸了毛的猫。

       『我是绝对不同意让阿木再受伤害的!』明星回忆起什么,很激动地抗议道。

       『可真伤脑筋啊,不如,就让人家和小昴流一起吧?』
     
       北斗皱了皱眉,言道: 『似乎可行。』

       『呜哇为什么啦?』明星选手闻言陡然一惊,一拍桌子向前跪坐在了坐垫上,抖抖抖地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向对面笑得花枝乱颤的人,『为什么这种事情要我和他来做啦小北?』

       『啊啦讨厌♥别这么见外嘛小昴流,人家可是超~喜欢可爱努力的男孩子的。更何况那边那个孩子可是完全不乐意和泉配合哦。』

       岚冲明星眨了眨眼睛,明星有点崩溃地哽咽了一下,悄悄伸手拉了下北斗的衣角。

       北斗视若无物,继续道:『鸣上自不用说,身为当红模特已经集聚了相当的人气;明星虽然是个呆瓜,但根据反馈来看也很受女性欢迎。他们的组合或许能达到杏的期望,戳到萌点之类的,抱歉,我对现在很多粉丝的想法和用语也不太理解。』

       司觉得还是赶紧转嫁危机不要再引火上身来的好:『……啊,似乎是个优秀的decision呢。』

       忽略掉末子稀落的掌声和极力掩饰却还是流露出来的幸灾乐祸的神情,这句话好像还有那么点点说服力。

       并没有。明星当即决定自己解放自己并爆发出了智慧的闪光:『小北你这个想法可是很危险的,我和阿鸣,身高差不大不小,发色瞳色相差不多,外貌上就没啥匹配感了,爱好也没关联,更何况我们可是不同班的呢,感情也没啥基础啊。哪里比得上青梅竹马的朋友。』

      突然变得很懂的明星义正辞严地为自己辩护,说到最后也没了底气,小声地补上一句示意边上的真绪好兄弟帮帮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说完,他愣住了,大家也愣住了。露骨的目光聚焦在衣更同志身上。

       毛被看毛了。

       衣更真绪此时此刻其实是不用出现在这个会议上的,他这段时间为了学生会的琐事忙得焦头烂额,想趁着近期没有live休息一下,和其他队友也打了招呼,但是拾掇拾掇准备回家的时候被producer拦住了。

       『衣更君拜托啦,虽然过意不去,但我希望这次trickstar和knights联合活动的会议讨论中也有你的想法。』杏合着掌,表情恳切。

       被依靠了这么多次,也不差这一回吧。这么想着真绪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knights里还有一个人在。
      
       虽然他现在十分想把那个时候不知天高地厚世事险恶的自己掐死就对了。
      
       『哇阿绪——你和凛月是幼驯染~来着对吧?关系一定好的不得了吧☆』不好意思我们是纯洁的友情,昴流可不可以不要用那么暧昧的语气说话。

       『衣更君和凛月君身高也差不多呐,作为偶像走的也是截然不同的风格,好像还挺般配的。』谢谢啊真,或许我长得比较好看,和谁都比较般配。

       『啊啦♥话说小凛月会弹钢琴哦。』『是的,我还清楚地记得上次凛月学长和衣更学长的cooperation。衣更学长的吉他也很出彩呢。』小凛你快点说句话吧,你的队友要卖你了。

       你的「幼驯染」已趴在桌上不省人事,请稍后联系,谢谢。

       真绪快哭出来了,这个时候倒是清醒点啊祖宗,我们的贞洁都要不保了啊,小凛对不住了,这是为我们的清白大业着想。心一横,真绪放在桌下的魔掌悄悄伸向凛月的大腿,狠狠地掐下去——

       『哎呦!』『啊!』真绪和泉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两人目光相接的瞬间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银发蓝眸的模特学长有些尴尬地臭着一张漂亮的脸,恼怒地别过头去,真绪把手藏在桌面下面狂揉。靠,快青了,看不出来啊那个人,手劲也太大了吧。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游木同学打了个寒噤,把自己往北斗身后又缩了一点。

       『小凛你快……』真绪慌张地转过头,却对上了一双没有任何倦意的、暗红的眸子,一时有些发怔。

       凛月慵懒地支起身子,柔软的发丝有些散乱。

       『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

       『我没有睡觉,因为之前睡够了,只是趴着休息一会儿而已,不太想介入讨论无端地消耗精力。』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就敲定我和真君来做吧。』
      
       四面八方投来看救世主的目光。

       凛月的手伸到桌下,轻轻揉了揉真绪小臂上被掐得红肿的地方。好疼。真绪想,但是身子僵得没法动,有种被全世界背叛了的感觉,难受,想哭。
 
       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阳光向上清新正直的男子高中生兼偶像,衣更真绪,头一次有了自己笔直的人生要完蛋了的预感。

TBC.

评论(20)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