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桜 ないの

=奶诺。
ES/梦间集。kn/ts中心
司司♥凛绪♥狮心♥玉箫
喜欢归一

【同人】生贺(上)

*每次回港口都被自家舰娘晒一脸血系列

(不明所以的cp_(:з」∠)_;提督全程智商掉线;作者写文苦手请别认真,联文重在参与嘛【跪)


       刚解决完公务的清水百合筋疲力尽地回到镇守府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这是在迎接我吗QAQ”清水看着布置整齐的餐厅和丰盛的菜肴,全部聚在了一起的舰娘们,感觉脸上有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要流下来了。

       大概家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可以不华丽却一定要温馨,就像安宁的港湾一样,会永远地接纳……

       “别傻站着了,”威尔士亲王的声音传来,少女漫不经心地摇晃着酒杯,垂眸注视着翻滚的红色液体,“今天是俾斯麦的生日,大家是在祝贺她。”

        呵。呵呵。清水默默咽下了喉头翻涌的血气,不动声色地抚了抚胸口。

       “提督。”坐在靠上的少女微微扼首,她还是穿着军服,长久刻板的训练让她始终保持着挺拔庄重的坐姿。胡德坐在她身边,静静地擦拭着眼镜,双眼因为视线模糊有些涣散。两人周围像是有一重奇怪的屏障,别人都无法介入。

       “啊哈哈哈哈生快啊哈?!”清水狗腿地笑着,屁颠屁颠地跑到俾斯麦的另一边一个旋转坐了下来,其他舰娘看见提督没风度又没眼色的样子皆是一僵,低头就开始吃菜。平海一个哆嗦,直接把筷子掉在了地上,宁海扶了扶额,起身帮她去换。

       “哈……哈哈,吃菜、吃菜!”平海僵硬地笑起来,在姐姐无奈的眼神里把头扎进了饭碗。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清水哧溜哧溜地吸着兑酒的柠檬水,总觉得现在的气氛说不上的诡异。

       大家都或多或少地喝了一点酒,阿拉斯加抱着贝斯拉着关岛唱起了歌, 驱逐舰们摇着腿听着。

       空母组聚在一起,赤城小姐优雅地做了一个拉弓的姿势,加贺在一边端详了一会,轻轻托了托她的手臂,然后继续交谈技巧。

       战列舰那边内华达正温和地微笑着,轻盈地摇动着手里的骰子,眼睛紧盯眼前的纳尔逊,而纳尔逊她。她。

       纳尔逊满脸红晕,迷迷糊糊地看了看点数,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然后开始脱衣服……卧槽什么鬼!纳尔逊你再脱连内衣都没了啊!女孩子之间单♂纯的游戏要这么刺激吗!突然就有点小兴奋了啊!

       清水紧张地咽了咽口水,然后被罗德尼扫过来的一个隐晦的眼神噎的咳嗽不止。“姐姐,别开这种玩笑了……”金发的少女还是一脸无害的样子,声音软软的像是撒娇,只是那往姐姐大人身上盖衣服的动作,怎么看都有点掩饰不了的焦躁恼怒。

       不过。清水偷偷别过头。这两人才是最奇怪的吧。本来说不上亲密无间却又算友好相处的两个人,此时却相对无言。胡德反常地喝起了酒,而且是一杯一杯地灌。俾斯麦沉默地摩挲着啤酒瓶,炸起后猫耳似的头发却暴露了她并不淡定的事实。

       “那个……俾斯麦,”清水犹豫了一下,伏过身去,“真的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俾斯麦顿了顿,把手中的冰啤酒慢慢一口饮尽,快喝完的那一刻,她倏地睁大眼睛,然后低下头端着杯子,低声地说了一句:“谢谢。”

       谢?谢什么?莫非我身上有知心姐姐的气质?清水被突然袭来的醉意醉晕过去的前一刻,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清水是被吹进来的晚风冻醒的。少女们都已相继回房,桌椅餐具也被收拾妥当,只有威尔士亲王端着那杯似乎永远喝不完的酒,独自站在窗边。

       “大哥?”

       “嗯。”

       “俾斯麦刚才谢了我,可是我好像什么都没干……”

       “我往她的杯里丢了个你的戒指,就当礼物了,其实我想自己藏起来的,毕竟我不太喜欢那个德国人。”

       “哦。”

       “年轻人就是浮躁啊。”

       大家好,我叫清水百合,被大哥卖了却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弟。今天的镇守府也是像往常一样热闹,可是好像和我没有关系。

       突然就有点伤感了呢。


稍微提一下提督人设:清水百合,剪着黑色姬发式的女孩子,平时喜欢穿私服。一个有点脱线、胆小而且没什么主见的人。秘书舰是威尔士亲王,经常被大哥调戏。虽然没什么威信也没什么勇气,但是一直热爱着维护着自己的镇守府,遇到危机也会勇敢地站出来。【大概以后也会用】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