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桜 ないの

=奶诺。
ES/梦间集。kn/ts中心
司司♥凛绪♥狮心♥玉箫
喜欢归一

【同人】朋友以上,恋人未满【俾斯麦×胡德】

臭不要脸的我又臭不要脸地回来了´<_`欢迎抓bug

大概是上次二十题微小说的衍生

所以也是小短篇(这个所以好像没什么因果关系啊

奇怪的cp观和萌点笑笑就好

被舰友说是发糖但我并不觉得甜啊

注:提督是女性

(两人平时独处的片段,双向单箭头)

       当俾斯麦推开露台的门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见了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

       少女端着精致的茶杯,面对着大海静静地独坐,阳光透过镂空的阳伞细细地筛在她璀璨的金色长发上,长长软软地垂在肩膀。

       就像是蜜糖一样,俾斯麦想。远处的大海神秘而平静,泛着潋滟的水光,初春的海风带来海的气息,夹杂着未褪的凛冽。

       似乎是被门锁的金属音色惊了一下,胡德转过头来,没戴眼镜的脸没有了平时的端庄和高傲,呆呆的像个小孩子。她看见有人走近,眼前却是一片模糊,慌慌张张地别过头伸手去摸茶几上的眼镜。

      “别,”清冽又有点沙哑的声线,一只戴着真皮手套的手轻轻地覆在了胡德的手上,制住了她慌乱的动作,“是我。”

      这个声音。心头滋生着不清不楚的感觉,身体也一瞬间放松了下来。胡德还是笑着抬起了头:“失礼了,贵安。俾斯麦。”

      “下午好。”俾斯麦没有拿开手,就着这个姿势在胡德身边坐了下来。胡德今天没有出征的任务,穿了一条长长的雪纺裙,却一如既往披着披肩。

      “……”俾斯麦看着少女有点害羞又有点像小动物的躲闪的眼睛,想起来以前也有这样的一个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地轻笑起来。

      “怎么了?我这样很奇怪吗?”俾斯麦带笑的脸在模糊的视线里柔和了不少。

      “不,你很漂亮。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俾斯麦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

      手背上的热度,明明隔着厚厚的手套,却那么真实地传来,烫的仿佛灼烧一样。

      似乎就找不到什么话题了。“来杯红茶吗?没人陪我了,威尔士亲王偷喝了提督的酒,今天整天都被锁在澡堂里,骂骂咧咧地要出去投敌。”

       “不必了。”俾斯麦喝惯了不加糖不加奶的咖啡,接受不了这样香甜的口味。

       “你还是这么喜欢海呢。”

       “说不上喜欢吧,只是我的世界只有这里和海了,”胡德轻轻地按上胸口,一点点用力,“海那边,远方的远方,大概就是我的家乡了,或许还有我失落的记忆。只是我稍稍想想,这里就很痛很痛,痛得几乎死去了。”

        “不过大概只有这一刻,我才感到身为战舰少女的我,是真的有血有肉的存在的吧。”

        胡德兀自说着,转头再看俾斯麦时,那人却像晒太阳的猫一样安静慵懒地睡着了。面孔精致而冷漠疏离。

       “真拿你没办法。”少女轻叹,“我想的太多了吧,看见你,很多奇怪的话就不自觉地说出来了。”

       胡德轻轻伏过身子,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在俾斯麦额角印下一吻,停了停,又仿佛烫伤一般躲了开来。

       “好梦。”胡德戴上眼镜,收好茶具,静步走开,缓缓地带上了门。

       关门声想起的一霎那,熟睡的少女突然紧紧地绷起了嘴角,颤抖地抚上被亲吻的肌肤,阳光到不了的灰蓝色的眼底像暴风雨下的大海一样翻滚诡谲。

       不要想起来,不,不要去想。现在这样,这样就很好了。

       少女伸出双手,摊开掌心,又紧紧地握了起来,似乎要攥住空气中被海风冲刷得渐渐稀薄的,那人专属的茶香。

     

【End】

      

评论(2)

热度(17)

  1. 知念_你脑子里进萝北了吗朱桜 ないの 转载了此文字